一袋散盐_中考之前不改名

最近沉迷于博雅x,all博雅,没有cp洁癖只要博雅是受什么都好。

【无授翻】上吧!达央君
后面两张似乎看不见了x
重发一遍试试看

【无授翻】上吧!达央君
p站上面的小短漫,讲的是达子桑变小后在free现场发生的事
侵删致歉,喜欢的话可以在p站上给太太machi桑( ˘•ω•˘ )
主信达,微守达,有小翅膀一句话
自渣翻
啊好紧张QAQ
如果侵权的话很快就会删掉(ノД`)

哇达子好可爱_(´ཀ`」 ∠)_


少女达(*/ω\*)


49你(ノД`)
我只能说干得好
还有放开我来(ノД`)
每天不吸一口达子人生不圆满

我寮日常

*歡脫向
*謎
*有私設
*性格限我寮
*從博雅解鎖開始講,幼年過的比較快
*都是真實的故事
*cp晴博,狗博,all博雅,鬼使白黑,草茨狗蜜汁友情向(?),微閻判,酒茨酒
25.
在一个下午,被天皇叫去做这做那的百无聊赖的下午,昨天十连抽了3次全都是r的博雅决定抽一发单抽。
青坊主曾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只要抱着下一发是r的心态去抽,就算抽到sr也会感到高兴的。”
博雅想一想,写了自己的名字。
mmp的真是r。
算了,还有一张就抽掉吧。
想都不想画了个桔梗印。
【源博雅画出一个神秘符咒,召唤出了稀有ssr式神辉夜姬!】
博雅高兴了不到一秒,并想起了件可怕的事。
明天是阴阳师能(qi)力(mo)测(kao)试来着。
26.
博雅平时成绩挺好,但还是方了。
语文作文的题目好精分
英语作文的题目好迷
数学压轴题……还可以。
总之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唔嗯。
27.
这么想就错了。
28.
博雅一口气将小小的辉夜姬升到了5星满,刷了几次好久没刷的觉醒,升完星,交给座敷教作为一个打火机的修养,然后把座敷的御魂扒了下来给了辉夜姬。
座敷不哭。
29.
辉夜姬觉醒之后,从可爱的小萝莉变成了高冷的小萝莉,
但因为还挺好看,博雅就没让辉夜姬换回来。
30.
结果除了数学什么都没考好
(语文只有112)
(拿手的英语只有135)
 (物理智障地错了一道计算题)
不过数学还是考了148的好分数。
31.
“不哭不哭。”晴明摸着满脸QAQ的博雅的头,叹了口气。
虽然寮里一直期盼着辉夜姬小姐姐的到来。
但真的来的不是时候了。
32.
博雅虽然为此不爽,想死,想讲mmp
但辉夜姬小公举还是很可爱的。
不仅女式神们,男式神也喜欢她,就连身为扛把子的大狗子和茨木也是。
顺带一提,茨木已经六星了。
33.
大天狗最近二技能加强了,因为上几次加黑蛋都是加在二技能上,所以博雅干脆想让二技能满级,把两周的黑蛋全给狗子。
但全都加在大招上。
真是只不听话的大狗子呢(rpg上)
34.
“哇!悬赏封印酒吞碎片!”
“哇!逢魔之时鬼王酒吞碎片!”
“哇!又是酒吞!”
35
最近茨木沉迷于一个叫辐射的游戏,最后导致
处处捡垃圾。
“小挚友!(当然是碎片)这个是由铝组成的哦!”
“这个有粘着剂呢!商店里很贵的。”
“小挚友!这个垃圾可能有……”
小酒吞有点后悔来这个蠢寮了。
——————————————————————
  小短篇表示存活。
  如文所示,没考好,所以QAQ
  以后可能会偶尔更
  可能

千年

*听《霜雪千年》的脑洞

*剧情没有什么关联

*谜

*手游向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也不知道会不会写长

*cp晴博、黑晴博、狗博、微all博雅

*有私设,八百比丘尼最后回来了的设定。

*博雅中心向,转世博雅

*有晴博自行车,还有一辆开到一半翻了的黑晴博婴儿车

*可以当作百粉福利

*现代博雅设定是离家出走,已经习惯自己生活的小少爷,切开来是黑的,稍微有点宅,因为孟婆心疼博雅,所以并没有给当时的博雅忘却感情永远回忆不起来记忆的孟婆汤,所以可以当做真的博雅失忆(?)

*人物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闹钟吵闹的声音响起,源博雅微微睁开蓬松朦胧的双眼,手胡乱地在床头柜上想要找到声音源,让自己好好再躺一会儿。

把床头柜上的台灯、眼镜等东西弄得乱七八糟以后,终于找到闹钟踪迹的博雅把它放到眼前,在看到数字的同时又把它关掉。

6:00

“什么嘛……”博雅用被子蒙住头,以挡住窗帘未能遮蔽的灿烂阳光。

现在是6:00,博雅想,今天的课的时间是……6:30

想到这里的博雅赶紧克服朦胧的睡意,一下子坐起来,揉了揉疲劳的双眼,赶紧去衣柜前,随意拿了一件短袖和一件白衬衫便套上。

早饭来不及吃了。博雅随意扎了个高马尾,把自己弄成可以出门的样子,拿起包,检查了一下口袋中的钥匙和交通卡便出门了。

作为一个大学生,其实迟到不是特别要紧,无非是被教授骂一顿而已。不像高中需要记通勤才能毕业。博雅的大学虽然是重点名校,但是这点也不是非常严厉,只要你能考的过考试就行。

但是今天的内容是博雅所喜欢的。

博雅向来学习、运动全能,又是家世显赫,照理说应该是选理科或者经济才对。

但是博雅选修的是日本史。

他曾经看过许多关于这一方面的书,对平安时代的事特别感兴趣。那时候的很多事都令他觉得有趣,但他的家人希望他继承家业,为此他还与家人闹过别扭,最终选择不要父母支持搬出去自力更生。也因为这个,博雅选择了京都的大学——平安京的位置。生活是艰苦的,但是能一直接触喜欢的事这一点让博雅觉得能够坚持下来。

今天正好是全课的平安时代,博雅自然是不能迟到。

匆匆乘电车赶到学校,还有10分钟的时间。花了5分钟来到教室,不早不晚。

博雅叹了口气,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不久,日本史的老教授进来了,点了点名以后,便开始授课。

“平安时代是日本古代的一个历史时期,也可称做平安京时代,平安京时期,平安时期。从794年桓武天皇将首都从奈良移到平安京,也就是现在的这里,京都开始。”老教授系统地讲述了概况,又讲到了紫式部《源氏物语》,再后来,又讲到了博雅最感兴趣的地方——阴阳寮。

平安时代让博雅十分感兴趣,有大半是因为阴阳师这个职业竟然是正经职业,到后来又知道了当时的佼佼者安倍晴明。既然有这么多的记载,说他是不真实的感觉十分牵强。

“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安倍晴明……”

博雅拿起笔,准备记笔记。

“在《今昔物语集》等文献中,传说他与正三位的源博雅交情甚好。”

教室里瞬间有了笑声。

博雅自然知道有一位与自己同名同姓,甚至在音乐的爱好上也相近的人的存在的,但是他的同学则为此笑了好一会儿。

收回尴尬,他又认真地听了下去。

下午去一次晴明神社吧。博雅边听着,边打算着计划。

之后过得很快,下午博雅并没有课。在电车上吃完了简单的午饭,博雅到达了晴明神社。

现在并不是旅游旺季,本因小说而兴起的人流也逐渐变少,而且是工作日的下午,几乎只有博雅一个人。

博雅微微推开神社的大门,庭院便出现在博雅的面前。

一棵巨大的,常年开着的大樱树。

感觉,很熟悉。博雅皱起了眉头,熟悉的感觉又传来,但是又无法回忆起来。感觉,这里不应该是这么冷清的。本应该有许多人、生灵、甚至妖怪嬉戏,充满着欢声笑语才对。明明自己没有来过这里啊,博雅心想。

走到正宫前,博雅决定好好欣赏一下这棵樱树。樱树常年盛开,想必肯定是因为什么用现代科学解释不清的力量吧。

感受着微风,看着不合时宜的花瓣飞舞,熟悉感悄然而生。

真的,很熟悉。

博雅又抬起头,仔细打量着这棵千年樱树,不禁拿起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笛子。

博雅的这根笛子是传统的龙笛,并不是可拆卸的长笛。虽然有些麻烦出行,但是博雅还是随身携带。

笛声响起,博雅感觉这是他这生吹过的最好的一曲。仿佛伴随着风与樱,与天地共鸣着。

突然,一阵眩晕感传来。

是很久没吹的脑缺氧么?博雅想。但是并不是当时新手时的感觉,过了不久,博雅遍昏了过去。

“晴明大人!”一个欢快的声音传来,“成功了呢!”

“好像,是这样的。”一个稳重一些的好听声音响起,但遮不住喜悦。

“晴明,意思是,博雅回来了吧。”清冷的女声中也怀着期待。

“啊啦,恭喜呢。”稳重的女声中令人猜不透。

博雅皱了皱眉,微微睁开眼睛,恍惚间看到了三张陌生的脸、一只不知道是狗还是狐狸的动物,和刺眼的阳光。

博雅半坐起身,还有些朦胧。

眼镜还架在鼻梁上,所以能看得清。

他观察了一下这三个人。

是一个白色长发的男人,是染发的?长得倒是十分的清秀。还有一个是黑色短发的女孩子,面无表情,好像是个三无萝莉一样的角色,打着伞,正好遮住了刺眼的阳光。另外一个是黑色长发的女人,大概是个腹黑类?

博雅看着他们的服装,是平安时代的。怎么回事?

“请问这里是……?”博雅开口道。

“博雅?”那个白发男人试探性地问道。

“欸?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博雅有些懵,他刚刚好像是在晴明神社晕了过去。

“我是安倍晴明。”白发男人欣喜地说到。

“安倍……晴明?”博雅念出了这个名字,随即惊恐地坐着后退了一步,“那个大阴阳师?”

“如果博雅那个时代是这样说的,那便是了吧。”那个自称安倍晴明的男人用蝠扇遮住了脸,眼角露出笑意。

“我那个时代?”博雅感到十分疑惑,他感觉这个人就是个中二病。“现在是?”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这里是平安京。”晴明笑着说。

“……”博雅更有些奇怪,想了一会儿,镇定地说,“你真的不是中二病么?”

“我不太清楚意思。”晴明皱了皱眉,“不过听你的语气,应该不是。”

“所以……这里真的是平安时代?”

“应该是的。”

“……”难不成这个时代穿越什么的真的是家常便饭?博雅懵逼地想到,问了一句这时候应该闻的,“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是因为,我们叫博雅来的啊。”晴明狐狸似的微笑中似乎透着一丝苦涩。

“你们……叫?”博雅问道。

“是的。”

“为什么?”

“因为我们太想博雅了啊。”

“可是……我又不认识你们……”

“但是我们知道前世的博雅哦。”

“前世?”对此一直很好奇的博雅感到很惊奇。

“是的。前世的博雅。”

“但是,前世的我,是……?”这种情况,不会已经是死了吧?

“是的……”晴明暗淡了双眼。

“这样啊。”博雅叹了口气,大概知道了现在的状况。

“博雅……不生气么?”晴明试探性地问了一下。

“生气?为什么?”博雅问道,他应该没什么好生气的啊。

“我改变了博雅原来的生活。”晴明将自己最害怕的说了出来。

“不。”博雅若无其事的说,“我原来的生活说不定还不如这里呢。你把我叫来我反而很高兴。”

“这样么……”晴明默念到。

“话说……这里是土御门小路么?”博雅问道。

“是这样的……”晴明皱了皱眉,“但是现在的博雅不是这边的人,为什么会知道?”

“我是学日本史的。”博雅说到。

“这样啊……我反倒觉得博雅会学弓箭。”

“以前是弓箭部的,所以会哦。”博雅说,“只是因为感兴趣而已。不过其他的只是也没落下,所以都随便啦。”

“唔嗯。”

“先撇开这个话题,这两位是……?”博雅转移了话题。

“我是八百比丘尼哦,博雅大人。”那个黑发的女子说到。

“那这个女孩是?”博雅看着抱着伞、面无表情的女孩转过脸去。

“她是神乐。”八百比丘尼说到。

“唔嗯……”博雅看着神乐,感觉她的态度很冷淡,是自己和她比较陌生的原因?

“博雅大人——”一个活泼的声音传来。

随即,博雅感觉有什么东西向自己扑来,下意识地躲过,但没有成功。

重重的被摔在地上,入眼的是巨大的蛙一类的生物和一个长着兔耳的女孩。

“疼……”博雅闷哼到,他也算是平时会运动的人,如果是一般人,肯定会当即晕过去吧。

“对不起啊,博雅,”晴明苦笑到,“这是山兔,你以前的式神。”

“式神?”博雅怀着兴奋激动又有些疑惑的语气说。

“式神就是……”晴明解释到。

“我知道。”博雅打断了晴明,“我在史料里面看到过。”

“是这样么……”

“博雅大人!!您回来啦,”山兔兴奋的说,“我还以为您……您……”

“山兔,原来的博雅已经去了,这是来生的博雅。”

“那、博雅大人还会走么?”山兔问道。

“……”晴明不知道如何回答。

“应该不会了。”博雅说到,摸了摸山兔的头。

山兔瞬间破涕而笑,领着山娃跳来跳去。

“博雅大人!我来带你看看寮里和博雅大人以前的其他式神吧!”山兔说。

“好啊。”博雅有些无奈,虽然现在有些累,但是还是陪着山兔去了寮里。

“这里是博雅大人的房间!”山兔说到,指着一个干净的大房间说到。

“我以前是住在晴明宅邸里的么?”博雅有些疑惑,他记得源博雅应该是官从三位的前皇室贵族才对。

“博雅大人经常来这边,自从他和晴明大人在一起后,就几乎是住在这里了!”山兔说。

“欸?!”博雅感觉心中仿佛一万只山蛙在奔腾,“在……在一起是指?”

“唔嗯?晴明大人没有跟你说么,博雅大人。”山兔理所当然地说到,“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是恋人啊。”

“恋……恋人?”博雅的大脑有些当机,他原来以为他们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已,就算有些接近基友,但是这个相距现代差不多1000年的时代会有这种?

“是啊,而且关系很好呢。”山兔说。

“……”博雅稍微有些接受不了巨大的信息量,“山兔,这个事先放在一边,我们先去看其他式神吧。”

“好!”山兔单纯的被转移了话题,“我们先去看看萤草姐姐吧!”

“萤草?是个女孩子么。”博雅问道。

“不是哟,博雅大人。”山兔说,“是爸爸。”

“eh????”博雅懵逼。

“萤草姐姐是攻击很厉害的式神,但是她也可以治疗。”

“一个沉迷于dps的奶???”

“?博雅大人你在说什么?”山兔有些不明白用词。

“啊,没什么。”博雅说,“其他的式神有哪些?”

“博雅大人有很多式神呢,”山兔说,“和博雅大人关系很好的,博雅大人也经常用的是我,刚才说的萤草姐姐,妖琴师哥哥,大天狗哥哥,茨木哥哥

座敷姐姐,鬼使黑哥哥和雪女姐姐。”

“这么多啊……”博雅说到,没有想到茨木童子和大天狗竟然是自己前世的式神。“我听说过的只有大天狗和茨木童子。”

“萤草姐姐现在应该和茨木哥哥在一起打架,所以我们可以一起去见她!”山兔说。

“好。”虽然对打架有点懵,但是还是想着去看看传说中的萤草爸爸和罗生门之鬼茨木童子。

但是。

“咿呀~”可爱的女声来自一个穿着绿色水干的高马尾女孩子,她挥动了手里的巨型蒲公英,身上一点点擦伤瞬间恢复了。

“……”一个红发高马尾、穿着盔甲的高大男人倒下了。

“怪不得叫爸爸。”博雅震惊地拍拍手。

“博……博雅大人?”少女转过身,震惊地说,“博雅大人不是……”

山兔解释了缘由。

萤草抱紧了蒲公英,脸上浮现红晕。

“初次见面,博雅大人。我是萤草。”她又用蒲公英戳了戳茨木,“他是茨木童子,刚刚让您见笑了。”

“啊没有……”博雅说,他对平安时代要么叫名字要么叫大人,要么用普通形要么用敬语的极端语言有点不适应,“不用这么礼貌的说的。”

“源……博雅?”茨木终于起来了,对于博雅的存在很惊讶,但是因为听了山兔的解释,并没有特别的惊讶之举。

“唔嗯,我是。”博雅感觉这样一个个认下去有点尴尬。

“你……”茨木站起身,直直地盯着博雅看。

“?”

“罢了。”茨木又回头离开了。

“……茨木他经常这样,不用管他就好了。”萤草说。

“……”博雅不做声。

接下来是妖琴师,他的古琴弹的非常好,只要不疯魔琴心的话。

博雅因为喜欢音乐,所有乐器都多少会一点,与妖琴师合奏了一曲后,心情好多了。

“就到这里了。”萤草说,“博雅大人接下来请随意。”

“那个……”博雅问道,“我记得山兔跟我说的大天狗……”

“大天狗大人的话……”萤草有些愣神,“他在黑晴明那里。”

“黑……晴明?和晴明有什么关系么?”博雅感到疑惑,安倍晴明不会是个精分吧?

“是晴明大人的暗的一面……”

果然。

“我大概知道了……然后大天狗是跟着他去搞事情了吧?”博雅说。

“是这样的,说是为了‘大义’。”

“……可是黑晴明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

“是这样但是大天狗大人单纯……怎么说,感觉形容不出来……”萤草有些苦恼。

“中二。”博雅说着,顺便解释了一下意思。

“对就是这个词!”萤草恍然大悟,“感觉就是为大天狗大人量身定制的!”

“你这么说,那个大天狗会生气的哟……”

“话说……”博雅又说。

“?”

“虽然这个时候说有点气氛不对,但是……”博雅挠了挠头,“这个时代的我……是怎么死的?”

“……”萤草犹豫了一下,“既然博雅大人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好了。”

事情是这样的。

在与黑晴明的决战中,双方伤亡得都很厉害,最后黑晴明的一击对准了晴明和神乐,晴明的罩子当时正好被破了,当他们以为必死时,博雅出来挡了。

双方不得不停止战斗。

“……原来如此吗”博雅又回想了一下神乐,三无少女的设定让博雅感觉应该很强,那黑晴明想必是大boss了。

“……是这样的”萤草说着,垂下了头,抽泣起来,“如果当时我及时治疗的话……”

“不是萤草的错。”博雅说,但是还是不知道如何安慰会好,“你看,我不是在这里吗?”

“唔嗯……”萤草忍住哭泣,“那,博雅大人请先回去……”

“唔,嗯。”

走过樱盛开的庭院,博雅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家具整整齐齐,简简单单,对于一个贵族来说未免有些过于寒酸,但是博雅三位大人正是这么一个不喜华贵的人。

真的……好熟悉。心中的熟悉感满溢了出来,博雅渐渐发现自己甚至可以清楚地回想起哪个是衣柜,哪里放着弓箭,哪里放着酒杯,哪里放着财物……

转世连这一点都会记得么?博雅感觉头有些晕,就坐在床铺上稍作休息。

过了不知多久,博雅站起身,往衣柜走去。

衣柜中是一套红色的弓道服,和一件黑色的狩衣。

就在这里的话,还是穿狩衣吧。很明显,狩衣是博雅当作睡衣穿的,而弓道服是常服。

换上狩衣后,博雅看着梳妆镜中的自己。

感觉眼镜很违和,所以将眼镜摘了下来。博雅的近视不是特别深,但为了防止恶化,所以一直带着。

博雅决定睡一会儿,把眼镜放在榻旁,便躺下去了。

熟悉的庭院,熟悉的房间,熟悉的感觉……

“博雅……”好像有谁在叫自己。

“博雅……”声音温柔,感觉似乎是……晴明。

“博雅……”博雅突然感觉身上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下意识说到。

“神乐……”

“……”神乐对于他下意识说的这句话很惊讶。

“神乐,有什么事么?”清醒了一些的博雅坐起身,抓起旁边的眼镜,确定是神乐,问道,对自己的话也感到疑惑。

“我想说……”神乐的脸上还是没有表情,但是因为害羞和悔意涨红的脸暴露了情感,“我很想博雅……”

“当时因为不知道怎么说所以没有跟博雅说话,但是,我真的很想博雅。”神乐说。

“唔嗯……”博雅还有些愣神。

“博雅肯定还不知道吧?我是博雅的妹妹。”神乐说到。

“欸?”博雅很惊讶。

“以前我失忆了,博雅一直为我做了很多,但我因为不记得而什么都没有跟博雅说。”神乐眼中有些悲伤的神色,“以前博雅作为哥哥,一直很照顾我,现在我作为妹妹,也想为博雅做些什么。”

“神乐……”

“而且,如果当时我早点撑开伞结界的话,博雅就不会……”面无表情的女孩毫无涟漪的脸上终于承受不住,竟哭了起来。

“神乐,那个,不要紧的……”与原来的博雅一样,他非常不擅长安慰哭泣的女孩子,但是还是笨拙的安慰着,“你看,我没有怪你是不是?而且神乐是个很好的孩子哟,能够为我着想,我已经很开心了,这里的博雅也一定这么想吧。”

“真的?”抽泣的女孩抬起脸。

“是的哟。”博雅摸了摸神乐的头。

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也不论双方的记忆是否完好无损,这样一对兄妹倆第一次相认了。

“那么博雅,我先走了。”神乐已经擦干眼泪,还是面无表情地说。

“嗯。”博雅说到。

脑海中关于神乐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是博雅感觉很好,神乐真的是个好妹妹。

“博雅。”声音响起。

“?”博雅向门外看去。

是晴明。

他想到山兔说的话,脸颊不免有些红起来。

“什……什么事?”博雅撇过头。

“看博雅这个反应,是已经听山兔他们说了?”

晴明凑近博雅,在博雅的耳边轻轻吐气。

“是的……”博雅本来就有些晕的脑袋变得朦胧,想到这个进展,知道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但是没有反应过来。

“那么,博雅,是怎么想的?”晴明的声音有些颤抖,毕竟对方不是自己的博雅,但又是博雅。他不确定这个博雅是否与自己心意相通。

“晴明……”博雅努力撑起自己迷糊的躯体,“我好像……想起了一些东西。”

“想起了?”

“唔嗯”博雅说,“感觉很迷糊,但是,我大概还有这在这边的记忆,只不过……很模糊。”

“但是照理说,你不是应该……”晴明有些诧异。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觉得,我是喜欢晴明的。”博雅很严肃的说,“刚刚神乐来的时候也是,虽然什么都记不起来,但是还是感觉她很重要。晴明也是。”

“……”晴明轻笑一下,“所以接下来……我干什么都没问题?”

——————————

车1

——————————

醒来的时候,自己穿着里衣,榻上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透过纸糊的窗户,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窗外的樱花依然飘落。

“真美……”博雅想站起身,但是一阵疼痛让博雅起不来,因为动作后面有一些白浊流了出来。

“醒了?”门外传来晴明的声音,晴明打开门,笑着说到。

“没……没有清理……”博雅不知道该怎么说出这句话。

“这是惯例哟。”晴明笑着说。

“……”博雅别过脑袋,“我好像,又记起了一点……”

“是吗?”

“好像记得,我当初跟你碰面的时候是智障般的掉到陷阱里面去然后又跟你切磋去了。”博雅一脸黑线,一脸嫌弃。

“是这样没错。”晴明笑着说,“但这样的博雅也很可爱哦。”

“这已经不是傲娇,是暴娇了吧……”博雅嘟囔到。

“?”

“就是傲气和撒娇合起来叫傲娇,暴力和撒娇合起来叫做暴娇,”博雅说,“我们现代的词。”

“感觉莫名适合呢……”

“……”博雅不说话,还有些愣,“对了,晴明。”

“怎么了?”

“黑晴明……是什么?”

“……”晴明不再笑了,反而一脸严肃,“谁告诉博雅的?”

“草爸爸。”博雅说。

“……”晴明叹了口气,“就是……坏人。”

“总结精辟。”博雅说。

“……”

“总之,我现在想睡一会儿,你先出去。”

“哦。”晴明退出门,又将门关上。

博雅又回想起昨晚的事,满脸通红。

稍微用口袋中的餐巾纸清理了一下,不得不说餐巾纸真是个好东西。他穿上那件昨天被当作情趣服的弓道服,不得不说贵时代真开放。

他跨步走了出去,就遇到了萤草。

“博雅大人……”萤草还没有反应过来,“啊,对了,博雅大人!”

“怎么了?”

“不是……就是有点不习惯,特别是博雅大人穿着原来的衣服……”

“没事。”博雅说。

腰还是很疼,但是起码还能走。博雅决定去市集看一看。

出了晴明宅,博雅就后悔了。

完全不认路。

他并没有把所有路都认全,只能绕着晴明宅走。

好像有什么东西飞在空中……博雅看不清那是什么,因为没有带眼镜。

那个东西好像朝自己飞了过来?

昏迷的瞬间,博雅看到了黑色的翅膀、淡金色的头发、白色的狩衣和天狗面具。

大天狗?

——

醒来时,博雅发现自己在一间像sm的房间。

不会是莫名落进什么hentai的老巢了吧?

那个人可能是大天狗,但只能说可能。因为他影响中的大天狗肯定不是长成这个漂亮样子的,至少不是人样。

如果是的话,这里就可能是……

黑晴明那里。

一开始就落到boss手里是要怎样。博雅也懒得吐槽,只是感觉手脚被和昨晚一样的绳索给缠住了。

看来就是黑晴明。

自己不会是变成了人质一类的吧?博雅想着,外面传来脚步声和说话声。

“黑晴明大人。”一个清冷的男声,“找到了。”

“很好。”一个很像晴明,但绝对不是晴明的声音。

然后,一个人还有那个绑自己过来的人开了门。

“博雅。”大天狗先开口,“你到底怎么……”

“……”博雅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用管这么多,大天狗。”黑晴明说。

不得不说,看到黑晴明的第一眼,博雅差点笑出来。

为什么会有品味这么差的人。

奇怪的烟熏妆,奇怪的眼影,奇怪的嘴唇,奇怪的头发,奇怪的衣服,但脸确实是晴明的脸。简直就是个变态版的晴明。

然而黑晴明接下来的动作验证了博雅的猜想。

黑晴明把博雅的狩衣领子翻开。

“看来晴明抢先一步了……”黑晴明看着博雅身上的痕迹,说到。

博雅的内心是崩溃的。

“那么,博雅,”黑晴明把头埋在博雅颈间,“你是怎么回来的呢?”

“……”昨晚刚刚做过的身体格外敏感,再加上黑晴明的手在胸口的动作,博雅又感觉到朦胧。

不行。

博雅努力克制住,但是黑晴明不像晴明那样有耐心,一下子便咬住了博雅的乳首。

“停……停下……走开……”

“博雅忘了么,当初我也是这么对你的呢。”黑晴明继续动作,“然后……”

“黑晴明大人。”大天狗说话了,他不太希望自己爱护的人被这样,“晴明来了。”

“哦?”黑晴明回过头。

神乐和晴明进来时,便看到的是黑晴明揉捏着博雅这副景象。

“符咒·灭!”

“炼狱的苦楚!!!”

乘着黑晴明没有防备之际,晴明把博雅公主抱起,他并不想花太多时间跟黑晴明耗。

就这样,暂时回了土御门那里。

tbc(?)

——————————————

本来,想写古风小清新的,然后,莫名变成了这种奇怪的文风。

可能,也许,有后续,看我有没有脑坑了。

因为生病在家所以有时间写长篇_(´ཀ`」 ∠)_

先看文再看图x用自家取名为博雅的猫遮一下




2

“什么?”晴明些许惊讶,这么多年来,博雅都是替别人来向自己请求帮助,关于博雅自己的事是少之又少。

但是事关博雅,晴明不由得担心起来。

“跟我细细说,博雅。”晴明用不可多见的认真的语气说。

博雅坐正,缓缓道来。

昨天夜中。

博雅从熟睡中醒来,院中的樱花在月光的照耀下有一种特殊的雅致。

淡粉色的樱花在月光下显得有些惨白、清冷,却有一种宁静的美感。博雅想着,将枕边的叶二拿起。

博雅并没有束起头发来,红黑色的长发垂在赤色里衣前,本就面容姣好的博雅因束发而生出的英气被柔和代替,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美丽。笛声蔓延般地流出,声音与天地共鸣,与同博雅一起,融入着春色中。

笛声罢,博雅缓缓睁开眼,却发现樱花树下站着一个女孩子。

女孩子看上去不过14、15岁的年纪,束着高高的马尾,穿着十分短的水干,刚刚没过股间,腿上似乎还缠着藤蔓,手上好像还拿着类似于巨大的蒲公英的东西。

初春还是有些寒冷的,博雅并没有多想为什么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会在自家庭院中,只是拿起自己的外衣,想那边走去。

“请问……”博雅出声到。

“……”女孩子有些羞涩地转过身,博雅见到她的面容十分可爱。

“初春很冷的,”博雅将外衣披在女孩的身上,“穿这么少会生病的。”

“博雅大人……”女孩的脸红了起来,“我是来跟你说,明晚不要去朱雀大路那一片地方。”

“?”博雅有些疑惑,是晴明么。

博雅一愣神,女孩就消失了。

3

晴明听罢,神情稍稍严肃。

“所以不是晴明么?”博雅见晴明这样,问道。

“嗯。”晴明皱了皱眉。

“怎么办啊,晴明。”博雅问道。

“……”晴明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那个女孩,听上去不是坏人吧。”

“唔,嗯。”

“那么就相信她说的话,不要去朱雀大路那一块就好了。”晴明说着,将酒一饮而尽。

“可是还是有些好奇……”博雅也喝了口酒,望向樱花树。

“博雅是想叫我一起去么?”晴明轻笑着说。

“没、没有。”博雅把头别过去,不看晴明。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

“蜜虫。”晴明唤了一声,一个身着樱袭十二单衣的清秀女子走了过来,“叫吞天去准备牛车。”

“欸?晴明今晚要去那里么?”博雅问道。

“是的。”晴明回答到。

“是去哪儿?”博雅好奇地问。

“陪你一起去朱雀大路啊。”晴明笑着说。

“……”博雅的脸上浮现了红晕,轻声嘟囔“明明说了不用了……”

“既然是博雅想的,我可不能拒绝啊。”晴明轻描淡写地说到。

博雅的脸更红了些,喝尽了杯中的酒来掩饰害羞。

樱花香依旧蔓延在院子中。

——————————

总之,最近会特别勤奋。

评论里有小天使问会不会虐,虽然已经回答过了但是再次声明一下:

是小甜饼哦。

晴明设定是真的白狐之子,长寿,然后博雅又妖化,长寿,然后……

幸福快乐地在一起。

但是中间保宪接受晴明和博雅,晴明认为博雅会不再理自己而伤心可能会虐,但是是小甜饼哦。

总之,暂时就这样x


食用注意☆

*《阴阳师》原著向

*晴博,微all博雅,有手游妖出没

*人物形象参考手游

*微ooc,不敢说无差但是ooc比以前似乎少一点,博雅妖化(非黑化),有私设



第一刻 百鬼夜行

1

末雪消融,樱花枝上吐出一个个淡粉色的花苞来,有些早成的樱花甚至依然绽放,独赏这初春时节的美景。

早樱方开,气候还残存着冬季的严寒,博雅三位身着玄色狩衣,长发高高束起,稍微披一层薄外套,便前往土御门小路上阴阳师的宅邸。

“晴明!在么?”博雅轻扣着门,唤着阴阳师的名字。

门开了,却无人在门前。

博雅毫不踌躇地走了进去,对于阴阳师的小把戏,博雅起初是一直被逗着吓的,现在便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博雅迈过杂乱草纵生、淡樱香肆意、春意阑珊的庭院,向晴明所在的窄廊走去。

白发的阴阳师顶着官帽,一手扶着清丽的面颊,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挂在仿佛涂了胭脂的红唇边,手持玉杯,放在唇边轻轻抿了一口。

博雅自然地坐在晴明的旁侧。

“晴明,初春真的美好啊!”博雅喝了一口杯中酒。

“嗯。”

“虽然是早樱,但花香已经可以闻得到了呢。”

“是的。”

“虽然比不上其他花香浓郁,但是淡淡的味道也十分让人忘神、着迷。已经蔓到酒里面去了。”

“嗯,”晴明嘴边的笑容似乎深了一点。

“博雅。”晴明接过话闸。

“嗯?”博雅转头看向晴明,猩红色的眸子中似乎是喜悦。

“花香,也是一种咒哦。”

“晴——明——”博雅刻意拖了长音,“都说了不要在我面前讲咒啦。”

“是吗?”

“你一讲咒,我本来满腔的好心情全部没了。”博雅生气地撅了撅嘴,“原来觉得已经明白的事情一下觉得好复杂……”

“那么我们来换一种说法吧。”晴明真的在笑了,狐狸般的眼角都勾起了笑意。

“不讲咒?”

“不讲咒。”

“那好。”

“樱花的味道很淡,是么?”晴明用蝠扇遮起了半张脸。

“嗯。”

“青草的香味也很淡。”

“是的。”

“但是博雅为什么却只闻到了远处的樱花香,却只字不提近处的草香呢?”

“这……”博雅皱起了眉头。

“这就是咒啊,博雅。”晴明说,“因为樱花盛开处比青草生长处要显眼太多,所以就自然而然只闻到花香了。”

“……”

“这就是将视觉与嗅觉结合在一起的咒啊,博雅。”

“晴明……”博雅赌气地看着晴明。

“怎么了?”

“说好的不讲咒的……”

“我有么?”晴明苦笑到。

“有!”

“那么对不起博雅了。”

“……”

“那么今天博雅来,是为了什么事么?”

“是的……”

“哪家的大人?”

“不是啦……”博雅说,将身子缩起。

“那是……?”晴明半眯起眼。

“关于我的。”博雅说到。

tbc

————————————

这个系列是个长篇x

真的长了的话可能会出本子(?)

安利你们草博


橘取物语(中)

*主晴博,副狗博,茨博,all博雅

*很迷的故事

*改编(?)自竹取物语

*请给我来一只这样的博雅,一只就够了

博雅一天一天的长大,晴明院子里的ssr也一天一天地多了起来。不久,博雅已经跟正常的人类小孩差不多大了。

作为寮里扛把子的大狗子和茨木自然跟博雅很亲近,但是……

“源氏之子!来跟吾去切磋吧!”茨木兴奋地说。

“博雅还这么小,怎么跟你切磋。”狗子一把抢过博雅,搂在自己怀里。

“大天狗……痛……”博雅软软的说。

“……”狗子显然被可爱到了,然后抱得更紧了。

“都说了痛!”

好像,有点太亲近了。

晴明自然看不下去。

“大天狗,再这样抱着博雅我把你喂帚神。”晴明一脸冷漠地抢回博雅。

“茨木,博雅身体还太小了,你不可以跟他打。不然……”晴明拿出引以为豪的六星还没满的帚神。

“晴明……谢谢……”博雅看着晴明,笑着说。

一直孤情寡义地安倍晴明大人的脸红了起来。

自己的老婆就该自己护好,嗯。

————————

超级超级短小证明自己还活着。

最近会写一个长篇,大概是原著向,主晴博。

因为刷到博雅皮肤了所以说好的每天一更。4月一直这样。

还有养了一只超级可爱的孟买起名叫博雅【捂脸】

【突然被符咒pia飞】【突然死亡】


这种相处模式好棒【捂脸】

「你讲我怎么样都行,讲我老婆我跟你拼命」笑出来

还有就是这只博雅童颜巨乳好可【】爱

S郎:

一句話講完漫畫內容:我創造了一個路人甲又殺了他。

   

另外,這篇的兩個人並沒有在一起,還沒有。
然後在原作裡,晴明在別人面前會稱博雅為"博雅大人",但是怕有的人看了會有違和感所以這裡就保持著"博雅"的稱呼

   

他叫博雅不要出手是因為他自己要出手
晴明表示:你講我怎樣都行 講我老婆我跟你拼命

   


   

我只是想表達我被19章晴明那扇子一擋蘇到心坎裡的迷妹心情

平安京阴阳师综合能力测试语文卷(作文部分)

答题纸

姓名:安倍晴明     得分:       评分人:

第二部分 写作(60分)

题目:跟你说说另一个我

要求:(1)写一篇800字左右(不要问我为什么)的文章(2)不得抄袭

每个人心中都有阴暗面和光明面,是自然界的规律,这是母上葛叶一直跟我说的。

然而,之前的我近乎智障地用了一个奇怪的咒术把我变成了一个拥有两个身体的精分病患者。我现在真的不懂当时的我在想什么。我问过我之前的式神,我当时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然而他们说不知道。

换句话说,鬼都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

于是一个是现在的我,另一个是叫黑晴明的蜜汁暗影。

他自称黑晴明,我觉得他就是个中二病,又精分满满。他说“要让黑暗笼罩平安京”更让我确信他是个中二。

接下来,让我细细谈一下黑晴明。

首先,他画着奇怪的眼妆。咩咩咩???首先不提这个时代没有的黑暗主义和非主流,他的审美是什么样子才会喜欢化这种微妙的烟熏妆的???狗子的皮肤上的两个杠杠绝对是他画上去的。

其次,我想骂网易。就算要体现他的黑暗也别把衣服和头发都弄得这么紫啊???口红还是基佬紫,gay里gay气的。作为光明面的我都开始嫌弃他了。说到这里,我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当时的我会丢掉他了,如果我的黑暗面有异装癖又是中二的话我也会这么做。不过把我的记忆弄走就是当时的我的锅了,你tm知道我找回记忆用了多久多麻烦多不方便吗???

还有把你的手从博雅的胸上移开!!!!

总之,这句话我真的不想说,这tm就是另一个我,我也很绝望啊我能怎么办。